Website Resource
 
大東亞共榮圈
2013/8/2

前一陣子介紹了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犯的一系列戰略錯誤,今天我們倒是可以來討論一下日本人「大東亞共榮圈」的這個概念。我們都知道,在明治維新期間,曾有一批以東京學士會院院長福澤諭吉為主的日本知識份子,曾經提倡過的「脫亞入歐論」,主張日本應該全面追隨歐洲國家的腳步,進行西化,而遠離清朝與朝鮮這些落後守舊的東亞國家,不過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這套思想也在日本國內逐漸產生改變。 

 

從《大亞洲主義》到《大東亞新秩序》

        事實上,大日本帝國從來就沒有完全的「西化」過。在實施一系列近代化建設的同時,日本人並沒有放棄過傳統東亞文明「尊王攘夷」的思維,認為自己遲早有一天要效仿蒙古人與滿州人一樣的入主中元,成為亞洲的霸主。隨著西方列強對東亞的威脅逐漸增強,日本也開始有一批學者,開始主張建立亞洲人的亞洲,來抗衡歐美國家對黃種人的侵略與殖民統治。也因此在日俄戰爭期間(19041905),以岡倉覺三與大川周明等人為首的日本思想家,就提倡了大亞洲主義的思維,主張聯合中國與印度,一同抵禦西方霸權的入侵。

        這一套思想,廣泛獲得了中國的革命志士孫文以及印度的詩人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等人的支持。出於這樣的思維,日本曾經對中國推翻滿清的事業提供了相當大的幫助,好比說當年同盟會的成立,就是在日本友人阪本金彌的住宅中成立的。此外還有梅屋莊吉山田良政、犬塚信太郎與宮崎滔天等日本各階層菁英,都對中華民國的成立,付出了相當大的貢獻,當中甚至有人犧牲了自己寶貴的性命。這些日本人之所以投入那麼多的心力在中國的身上,無非是希望能夠在未來,領導一個以日本為中心的亞細亞,以來自東方的王道,抵禦來自西方的王道,而這個概念日後也被石原莞爾等軍人人所接受。

        對於日本的崛起,孫文始終是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甲午戰爭中滿清政府的慘敗,給予了當年孫文推翻滿清的動力與希望,而當日俄戰爭中日軍一舉擊敗俄國之後,他更認為那是亞洲人有能力擊敗歐洲人的一大象徵。也因此當袁世凱當選總統之後,孫文也是選擇逃往日本,並且再度由日本友人幫助下,改組了中華革命黨,繼續其二次革命的事業。19241228日,孫文在日本神戶的高等女子學校發表了《大亞洲主義》的演講內容,提倡中國、日本與蘇聯三國結成同盟,一同對抗西方的華盛頓公約體制與帝國主義侵略的構想。很多人都以孫文聘請蘇聯顧問建立黃埔軍校的歷史,來證明孫文晚年思想開始左頃,不過實際上,孫文與日本的密切關係也是到死都沒有斷掉的。

        在主張「聯俄容共」的同時,孫文並沒有放棄自己的《大亞洲主義》理念,這個概念基本上也對汪兆銘等人日後選擇與日本的合作,產生了相當重大的影響。所以儘管當蔣介石執政之後,蘇聯與日本都成為了中華民國最大的兩個境外敵國,但是以汪兆銘還有宋慶齡為主的國民黨左派人士,甚至是在搞革命的中國共產黨,都能夠在某種程度上聲稱自己繼承了孫文的理念。實際上從這點來看,槍桿子出政權的蔣介石是最沒有繼承孫文主義的人,因為兩個孫文生前視為最友好的國家,都跟蔣介石槓上了,從這些反對者的角度來看,蔣介石也只不過是繼承了孫文的名號,然後實際上走法西斯主義道路的右翼軍事獨裁者而已。

        當然,隨著日本與中國的衝突越演越烈,再加上許多日本少壯派軍人的蠻幹,最終中日兩國不宣而戰。在蔣介石於武漢頒布了《抗戰建國大綱》之後,日本正式成為了國府的頭號敵人,所謂日本領導下的的《大亞洲主義》概念,自然也就不會再為蔣介石等人所接受。對於在延安的共產黨而言,《大亞洲主義》這個思想也是屬於他們在階級上必須打倒的對象。畢竟裡面所探討的一系列“東方王道思想”,是與共產國際的概念所不符合的。留學過日本的蔣介石自然知道,所謂的《大亞洲主義》發展至今,早已成為了日本侵略中國的藉口而已,要是接受了這樣的《大亞洲主義》,中國無疑會成為日本征服世界的魁儡,所以他是絕對不會去接受這類的主張。

        不過同樣以孫文繼承者自居的汪兆銘,卻顯然有不同的看法。他首先對於抗戰持悲觀的態度,認為繼續如此蠻幹下去,那中華民國必然會走向亡族亡種的地步。倒不如藉著日本政府也想早日由中國戰場的泥沼中抽手的機會,利用某些依舊主張《大亞洲主義》的日本政治人士,來與日本政府進行條件交換,好為中國取得更多的利益,雖然中國可能永遠的失去滿洲,但是卻能夠阻止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發展,同時也有機會從西方列強手中收回許多租界,這無疑給了中國政府與日本討價還價的機會。因此出於一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心態,汪兆銘當上了漢奸。此刻,日本正好在張谷峰與諾蒙漢事變遭到蘇聯紅軍的挫敗,因此「南進」的政策正式取代了「北進」。英國、美國與荷蘭等盤據東南亞的殖民勢力,成為了日本帝國的首要敵人,也因此《大亞洲主義》就被延升成為了《大東亞新秩序》的概念。 

建立以日本為中心的亞洲

        自從日本首相近衛文麿於193811月發表了《大東亞新秩序》之後,這個概念於19408月得到了強化。日本政府明確的指出,「大東亞共榮圈」將包括中國、朝鮮、日本、滿洲國、法屬中南半島、荷屬印尼、新幾內亞等大洋洲,及澳洲、紐西蘭、印度及西伯利亞東部等大東亞範圍內。同時還指出,日本將與滿洲國還有中國建立緊密的經濟共同體,為此特地將拓務省、興亞院、對滿事務局、外務省東亞局與南洋局等政府機構合併,設立了大東亞省。這個號稱以建立日本與亞洲國家「共存共榮」的新秩序,受到了廣大亞洲人民的歡迎,認為自己終於等到了擺脫英美荷等殖民統治的一天。

        也因此當日軍於1941127日進攻了珍珠港之後,廣大的亞洲人民響應了日軍的號召,拿起武器與英美荷殖民政權對抗。首先,當麥克阿瑟被逐出了菲律賓之後,日軍很快的就協助勞威爾總統建立了菲律賓第二共和國,雖然美國政府早已與菲律賓方面達成了協議,讓菲律賓在1946年獨立,但是日軍的入侵行動,顯然讓這天提早來臨。在緬甸,總理巴莫與翁山將軍(翁山蘇姬之父)積極的協助日軍抵抗緬甸境內的英國軍隊還有中國遠征軍士兵。此外,為了自英國人手中解放印度,錢德拉.巴斯等人也在日本軍隊的協助下,建立了印度國民軍,這個組織一度獲得了廣大印度人的支持,也曾讓東南亞戰區最高統帥蒙巴頓感到相當頭痛。在荷屬東印度,後來也成為亞洲強人的蘇卡諾,也是日本軍隊驅逐荷蘭人的得力助手之一。

        沒有這些亞洲政治與軍事領袖的支持,日本軍隊不可能在東南亞推進的那麼順利。在法屬印度支那,日本軍也在維琪法國政府的眼皮下,建立了由保大皇帝為首的越南帝國、施亞努親王為首的柬埔寨王國還有西薩旺·馮為首的寮王國。在泰國方面,為了維護自己國家主權的獨立性,泰國總理鑾披汶·頌堪,也在目睹日軍進入泰國之後,宣布泰王國倒向了軸心國的陣營。此刻整個遠東地區,似乎真的形成了一個類似今天歐盟的局面,就是一個以日本為首的大亞細亞聯盟,與由英美為首的西方帝國主義,還有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進行對抗。然而,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畢竟還指示日本侵略的藉口而已。因為這個大東亞共榮圈,是不折不扣以日本利益為中心的。這些主張與日本合作的亞洲領袖,很快的就發現了日本人的真面目,是如此的醜惡。

        「大東亞共榮圈」的口號喊得滿天響,可是在1943115日的大東亞會議中,中華民國行政院長汪兆銘、滿洲國總理張景惠、泰國王子汪歪搭雅昆·瓦拉汪菲律賓總統勞威爾緬甸總理巴莫自由印度政府首席代表錢德拉.鮑斯等人所看到的景象,卻是東條英機高高在上,然後整片東亞地圖上的國家,都被漆成與日本國土一樣的紅色的情況。對於這些選擇與日本合作者而言,那顯然是一種相當大的打擊,相信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一定也出現了在打敗白人之後,必定會與日本決一死鬥的想法。在這一點上,日本帝國把自己的路給活活走死了。也因此,當日本即將走向戰敗之際,許多上述的對日合作者,也拿起了槍支,將槍口對準了行為比英美更為兇殘的日軍,參與
了同盟國的陣線。


        隨著日本在1945年的戰敗,岡倉覺三的大亞洲夢破碎了。大川周明甚至成為了甲級戰犯,被送上了遠東軍事法庭的被告席上(後來因裝瘋賣傻逃過一劫)。不過筆者認為,在整場戰爭中,戰敗的只是做為侵略者的大日本帝國,而並非甚至連孫文與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等人都接受的《大亞洲主義》。為什麼這麼說呢,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英美荷等國的殖民地,最終還是在二戰結束之後宣告獨立了。印度(還有巴基斯坦)在1947年脫離英國控制,緬甸聯邦則於1948年誕生,印尼領袖蘇卡諾也在舊日本軍人的幫助下,於1949年取得了獨立。而在越南,胡志明所領導的越盟在奠邊府擊敗了法軍之後,跟著寮國與柬埔寨在1954年脫離了法國的掌控。從這個觀點來看,日本軍隊入侵東南亞,削弱了歐美殖民國家的勢力,也確實為這些國家在戰後的獨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在東北亞的朝鮮半島,則在蘇聯與美國占領軍的安排之下,分裂成了大韓民國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在中國大陸,趁抗日戰爭期間壯大了自己力量的中國共產黨,終於在1949年把蔣介石政權趕到了台灣去,自此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長達14年的戰爭中,日本的侵略也為共產主義的力量提供了發展的溫床。毛澤東金日成與胡志明,都是靠著抗日(實際上到抵抗了多少日?應該用坐山觀虎鬥來形容更為貼切)的口號,一躍而從小小的游擊隊領導者,成為了戰後的亞洲強人。事實上,在這些過程中,也有許多戰前打著反共口號的舊日本軍人,加入了這些共產黨的部隊作戰。無論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是越盟的軍隊中,都並不缺乏日本軍人的身影,這也難怪毛澤東會在戰後說出“感謝日本侵華”的話來。

        雖然日本人提倡的大東亞共榮圈,在心態上是徹頭徹尾的謊言與藉口,更是一個藉由亞洲人民反殖民的心態,來行侵略之實的幌子,不過整個大東亞共榮圈的架構,還是在戰後由美國所繼承,而且玩得比日本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大家如果仔細看看冷戰時代的南韓、日本、沖繩、台灣、南越與菲律賓的巨大反共包圍圈,是否有點早年美國圍堵日本的ABCD包圍圈,但是又有些大東亞共榮圈的影子呢?深知自己在文化與價值觀念與亞洲人有巨大差異的美國人,很清楚派遣大規模的軍隊在亞洲大陸作戰的不利,因此從羅斯福時代,就開始有了「亞洲人的戰爭亞洲人自己解決」的想法,只派遣海空軍與少數的軍事顧問協助盟友。以這個手段出發,這些美國的遠東盟友出於自己的安全與反共的利益,不會做出違背美國利益的舉動出來,而派遣少數部隊在幕後控制這些政權,當個稱職的導演,而不像日軍一樣一天到晚衝到台上去的當演員,也顯然是聰明得多。最後的結果就是,美國人來玩亞洲人的遊戲,反而比亞洲人自己玩得還好。與其說麥克阿瑟是日本的凱薩,倒不如說他是新一代的漢武大帝倒更為貼切。 

結語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稱之為“大東亞戰爭”)是一個影響遠東戰後發展歷史的關鍵里程碑。1931年日軍進入中國東北的行動,是開始雕刻戰後亞洲發展藍圖的美工刀。自此,亞洲人走上了脫離殖民主義的道路,但是也成為了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決的激烈戰場之一。對於採取「重歐輕亞」政策的美國人而言,冷戰中兩場最激烈的熱戰都是在亞洲爆發的。日本人的出現,為蘇卡諾、翁山將軍與施亞努親王等戰後的亞洲強人提供了相當龐大的協助,但是也讓許多以反日作為號召的毛澤東金日成與胡志明等人走上了國際舞台。菲律賓與馬來亞的共產黨抗日游擊隊,在日後更是為東南亞帶了巨大的麻煩,直到今天這些國家都還無法完全走出戰爭的陰影。

        不可否認的,從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迪的一番言論中,可以看出大東亞共榮圈的思想,在很多程度上幫助了亞洲人民爭取獨立。然而,我還是要再次指出,日本人從頭到尾都把這個遊戲給玩壞了,可以說是相當的愚蠢。以次等公民的態度對待東南亞與中國人民,甚至隨心所欲的大開殺戒,外加不尊重這些親日政府的國家尊嚴與主權,是日本會戰敗的重要原因。所以本質上來說,大東亞共榮圈是失敗的政策,甚至在戰後很大程度上加深了亞洲國家間彼此的誤會,對於建立一個所謂的“團結”的亞洲,毫無任何意義可言。對於亞洲人民的歧視,還有完全無法拋棄的王道思想,都是當時日本高層所犯下的致命錯誤。

        然而,如今在這個以歐美價值觀掌控的世界當中,我認為李光耀先生所提倡的「亞洲價值觀」,還是極為重要的一股思想。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的考古題上,也有一題是問我們,為何東亞難以如同歐盟一樣的進行真正的整合,甚至必須要有像美國這樣的警察國家介入,亞洲國家才能相安無事。這問題是很複雜且難以解決的,不過如果身為亞洲人的我們,真的能夠抓到當年《大亞洲主義》的重點,將格局由大中華經濟圈跳出來,建立一個新的大亞洲經濟圈,來與歐美國家進行和平的抗衡,那也是一個維持地區性均勢的好方法。如今的東盟加六還有東亞峰會,似乎都有將亞洲國家帶向團結的目標走去。做為龍的傳人的中國人,如果能夠在未來的亞洲國家整合運動中,擔任領導的作用,那勢必也是我們全體華人之福。希望海峽兩岸的領導人,能夠將《大亞洲主義》的這個觀點,拿出來改良,並加以重新審思。

 

主要服務

 

關鍵字排名-關於我們 | 虛擬主機規格 | 關鍵字排名流程 | 租屋賣屋 | 日本旅遊 | 關鍵字排名夥伴 | 電腦買賣 | 美白減肥 | 外遇徵信 | 中古車買賣 | 網站網頁設計 | sitemap